很安靜的辦公室,插著耳機碼spec,淡色的木頭桌子,陽光從百葉窗間灑進來。 一下子,過去無數場景重疊。 在上海家的下午,木頭寫字桌在向南的窗前,陽光透過百葉窗灑進來,很多習題書,很多試卷,油墨的味道,聽著廣播,寫作業。 又到交大寢室的週末,不回家,寫著數學作業,聽著歌,陽光也是從背後灑進來,在木色的地板上,暖暖的味道。 再到期末考試的圖書館,好安靜,好暖和,每每到下午,都曬得趴在桌子上睡去,哪怕還聽著搖滾。 陽光音樂木頭色。无数影像叠加。 Continue reading